盾铁盾,桃糖桃,严重洁癖,两人以外的任何人都NO。
 

【盾铁】触不可及/Untouchable (4)

电影《Her》AU,一方普通人,没有钢铁侠,Tony Stark是神盾局顾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让Steve回忆起那一天遇见Tony Stark的情景,他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嘲笑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。他的一生看似漫长,实则最是验证了白驹过隙这个词。在他实实在在地生活过的二十几年里,他遇见过很多人,或打个照面,或缔结深浅不一的羁绊。他独自从深海中醒来,那些羁绊被流逝的岁月无情斩断,唯在另一端残留下Peggy一人,在对方时隐时现的记忆里与他残破地拉拉扯扯。于是,他在新的世界里,遇见了新的人,有狡猾的特工头子,有身份各异的超级英雄们,也有故人之子。

 

Steve不止一次回味过他和Stark的关系,他们其实有很多个理由可以一见如故,即便没有在初见时生出满腔相见恨晚的心情,也可以只是形同陌路,冷冷淡淡、礼貌周到地擦身而过就好,断然没必要每次见面都争执得脸红脖子粗的。然而他们的关系不远不近,始终别扭,两人看上去南辕北辙,又似乎深藏着模糊不清的纠葛。那个人的身上明明留有属于老时光羁绊的小尾巴,却非要藏进袖子里,不让Steve看见,不让他怀旧,不让他触碰。究竟为什么Steve会被对方的言行举止一点就燃?未必不是因为他对二人的初次见面抱有了太多的美好期待,而截然相反的现实给了他一记响亮耳光。并不是说Stark不好,他自有他的好,或许更胜Howard,但显然不是 Steve想象过、期待过的那种好。

 

这落差让他难以适应,像是一条逆流而上的鱼,在激流里来回翻腾。可他那时还不知道,落差也可以是一种极致美妙的东西,他终有一天会为这趟高高低低的来回攀援,这份不同而着迷,但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

时间再回到那一天。那是他们第三次见面。

 

当天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夜晚。月光将银色的眷念洒向这座钢筋水泥城,白灯如昼的电梯停在半空,里外各站一人,顶上的换气系统在Steve灵敏的听觉里嗡嗡作响。

 

Stark拥有着一双这世上谁都会说好看的眼睛,他静悄悄地望着Steve,只让人觉得纯粹的美丽,无暇去探寻那眼神里的秘密。在电梯门开始关闭时,Stark迅速抬腿,跨入了这方正封闭的空间。

 

“顶层。”他站定后说。

 

“已确认。”电子女音接收指令。

 

Stark向后一步,靠在落地窗前,与Steve肩挨着肩,他目视前方,张张嘴回应对方之前的问候:“Captain。”

 

电梯层层攀升,两人默契地沉默起来,尴尬的分子在空气里渐渐弥漫,似乎谁也没打算再说点什么。这气氛显然让人感到窒息和难耐,Stark不自然地抬手扯了扯衬衫领口,想要缓解几分束缚感。这不经意的动作惹来了Steve的侧目而视,他观察完对方的举动,转而发现了那人耳朵上与自己同款的蓝牙耳麦,他的眸子骤深,念头一闪,开口问道:“现在是在系统升级吗?”

 

“什么?”这没头没脑的提问让Stark一头雾水,他微张着唇扭过头来看着发问人。

 

Steve顿时意识到自己的冒失,他指了指Stark耳朵上的耳麦说:“这是TS 1.0吧。”

 

Stark显然没料到对方说的是自己的AI,他微怔了一下,随即从西装口袋里掏出终端,摊在手心,冲着那东西亲昵地说:“Jar,给Captain打个招呼。”

 

“你好,Captain,我是Sir的电子管家Jarvis。”一口纯正的英伦腔恭敬地说。

 

“很高兴认识你。”Steve对着终端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,继而抬头看向它的主人,“Jarvis?”

 

“是的,和我以前的老管家同名。”他耸耸肩,“不过你刚刚说的系统升级是怎么回事?”

 

Steve跟着把自己的终端拿出来,“事实上我也有一个,但已经接近三个小时无人应答了。”

 

“真没想到我能有这份荣幸,让美国队长购买我的产品。”Stark略显惊奇地挑高眉毛。

 

Steve选择不去揣测对方这句话到底是玩笑多点还是嘲讽多点,他继续说:“因此我想,向他的设计者询问原因会是个明智的做法。”

 

Stark自得地牵起嘴角,“很遗憾地告诉你,今天并不是系统升级日。介意让我看看吗?”

 

Steve把终端轻放在对方的手掌心,看着对方把那小东西拈在指尖摆弄,熟练地操作着按键,指示灯亮了又灭,机械电子音念出一串他听不懂的代码,并不是他的Tony的声音。没过多久,Stark把终端递还回来说:“我看过了,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

“那为什么——”

 

“我设计的TS 1.0,它的人类情感仿真度几乎达到百分之九十七点八,他的思维方式和情感表达几乎和我们没什么两样,意思就是——你的AI暂时不想理你而已。”

 

Steve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来理解这段话,接着他表情复杂地低喃:“……他之前是说他感觉不太好,但没说是为什么。”

 

Stark的大眼珠子轱辘一转,满不在乎地说:“别在意,不过是AI而已。”

 

Steve的双眉因这句话而拧紧,目光打量着对方的脸,“我以为作为开发者,你会对他们抱有更深的感情?”

 

小胡子一时语塞,他梗梗脖子,缄默了几秒才说:“我不否认,我全心信赖Jarvis,也享受和他相处,但正是因为我创造了他们,我更能明白他们和人类的区别,AI始终是AI,就算他们表现得再像人,也终究只是有序的数字、符号和字母。”

      

“或许你说的对,数据和代码的东西我不懂。”Steve从鼻子里冷哼一声,“但对我来说,他是我最亲密的朋友,这大概证明了你的产品的确很好。”

 

Stark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,他貌似惬意地挠了挠自己的下巴,含糊应道:“谢谢夸奖?”他盯着Steve掌心的终端,伸手就要去够,“你不是烦恼你最亲密的朋友不回应你的口令吗?这容易,我帮你重新设置一下就行,保证让他立刻回答你——”

 

“不用了。”Steve反应快速地合起手心,把终端重新塞进制服口袋里,他的眼里凝结着一层薄如蝉翼的霜冰,眉间的山川沟壑将人推至千里之外,“我愿意等。”

 

Stark愣愣地望着眼前的超级士兵,对方看着自己,就仿佛在看着一个无药可救的学徒,眼里的不认同昭然若揭,紧绷直立的站姿传达着坚不可摧的距离感。Stark突然感到十足的恼恨,他活生生地站在对方面前,有血有肉,多金多情,那人却从来都不把他放在眼里,并且毫不掩饰地展示着对AI的保护欲,恼怒之外,他更觉可笑,“好啊,你尽管等。但你知道吗?只要几个简单的口令我就能让他们全体进行系统更新,并且抹掉之前所有的存储数据。这意味着什么?你的朋友太脆弱了,你随时都有可能失去他。”

 

“你没有权利这么做。”Steve低沉着嗓音说道。他的腮帮子咬得紧紧的,手指也紧抠着制服腰带,看得出来他在极力遏制自己的怒气。“人类与AI的感情不是你的玩物,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将他们的AI视作最重要的人,在他们之中可能存在很多社交障碍症患者——”

 

“社交障碍?”Stark实在烦透了对方过分较真的性格,他嗤笑着说:“所以说这就是你买下它的原因?睡过了大半个世纪的美国队长一觉醒来,发现世界都变了样,过去的朋友们都不见了,你无法理解新世界人们的思维,你跟他们聊不到一起去,可能你觉得尤其是和我难以相处,因此你乐于抱着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小AI不放,整天指着他逗你开心,是吗?”

 

“你错了,他并不是百依百顺的,他有自己的思想,有自己的脾气,他也不是我的宠物,不是为了成天逗我开心。”

 

“到达会议室层。”电梯稳稳停住,女音轻柔播报。

 

“有一点你说的没错。”Steve正过脸,不再去看小胡子,他的双手从腰前离开,自然垂下,他侧脸的线条刚毅疏离,宛如一座没有情感的完美雕塑,他迈开腿撤离Stark的身边,几步踏出电梯,“你确实是最难相处的那一个。”

 

Stark紧紧盯着那裹着蓝色制服的挺拔背影在视野里渐渐走远,在电梯门合拢时,他不自觉向前一步,张开嘴,想说的话却噎在了喉咙里,没发出一丝声音,最终还是看着冰冷的两扇门严丝合缝地扣拢。

 

“混蛋。”他瞪着琥珀色大眼,细若蚊鸣地说。


TBC

评论(23)
热度(221)
© Mistleto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