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铁盾,桃糖桃,严重洁癖,两人以外的任何人都NO。
 

【盾铁】触不可及/Untouchable (3)

电影《Her》AU,一方普通人,没有钢铁侠,Tony Stark是神盾局顾问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“今天天气这么好,不出去走走吗?”沙发上的小玩意发出疑问的声音。

 

Steve的视线从电视里正在播出的棒球赛上离开,回答道:“你想出去?我不知道出去做什么好,每次在街上闲逛,反而更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。”

 

“你就没试着找个街边的漂亮姑娘搭搭讪?”

 

Steve笑道:“我没有,我甚至没试过在街角停下步子,我总是一直走,坐上地铁,随便去个地方,喝杯咖啡,最后找间拳击馆消磨时间。”

 

“那——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?我猜你今天不用出任务。”

 

“我不知道。”Steve淡淡地回答,说得平常。

“什么事能让你开心?”

 

“我不知道,Tony。”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出来。

 

他的AI仅仅沉默了两秒,就继续轻快地接话:“那让我们来看看,大多数人做完什么事之后会开心,好吗?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“百分之十五的人表示:做完极限运动之后会特别兴奋,比如蹦极和高空跳伞。嗯……可这对于美国队长来说,是家常便饭不是吗?你的肾上腺素早就不会因为这种事而飙升了吧。”

 

“是的。下一个选项?”

 

“百分之二十二的人认为购物是对提升心情极有帮助的一种方式。”

 

Steve托腮,“我没什么需要买的。”

 

“百分之二十八的人们说,吃完一顿大餐或者吃到期待已久的美食会让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。”

 

“可是对我来说,大部分的食物都可以算得上是美食。毕竟在我醒来之前,所有食物都是水煮的。”

 

“别急,还有,百分之三十一的人更倾向于来一场狂野尽兴的……性爱,剩余百分之四的人群的选项是——其它。”

 

“……就这样?”

 

“就这样。”Tony也有些无可奈何地回答。

 

Steve挠了挠自己的金发,“那……”

 

“别管这么多了,我们就出门吧,随便去哪里都好。”

 

Steve把手持终端拿起来,举在面前,嗔笑着看它一眼说:“其实就是你自己想出去玩吧?”

 

“快走吧快走吧。”Tony愉悦地催促着。

 

 

 

“对面那个怎么样?”Tony在耳机里问道,小巧的终端被别在Steve胸前的衬衫口袋上,跟随着金发男人的脚步将世界尽收眼底。

 

Steve抬眼看去,迎面走来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士,一身OL的打扮,红唇亮眼,嘴边还有一颗性感的痣,他诚实地回答:“很吸引人。”

 

“去要个电话?”

 

“……什么?”

 

“你不喜欢她?嘿,快点儿,她要走过去了,哦,好吧,她已经走远了。”

 

“Tony。”Steve不认同地说:“我觉得那位女士有吸引力,并不代表我喜欢她,我不认识她,也不了解她。”

 

“拜托,Steve,我们是出来放松的,多结交个漂亮姑娘对你来说百利而无一害,你都不去搭讪,就别提什么后面的认识和了解了。别太较真好吗?每次Natasha给你介绍女孩儿你都拒绝,也不愿意自己出来认识,这样下去你会孤独终老的。”

 

“说的好像你是情场老手一样。”Steve嘟囔几声:“反正我也已经九十多岁了。”

 

“就只是打个招呼,闲聊几句,相信我,姑娘们会不由自主地缠上你的。你每天早上起床都不照镜子吗?全美利坚都找不到一个比你更英俊的男士了。”

 

“胡说。”Steve忍不住笑。

 

“好了,老兄,给自己找找乐子,也给年轻女孩儿们一点福利,别浪费你那帅气的脸蛋和身体。二十一世纪的人们都这样,你得紧跟上新时代的步伐,别考虑太多,这完全是道德范围内允许的事。”

 

“真的?”

 

“真的。”

 

“好吧,那我该怎么做?”

 

“你连搭讪也要教吗?”

 

“不,不,搭讪我当然会。就只是……不太清楚现在的搭讪方式是什么样。你知道,在四十年代,我们只是约女孩出来看个博览会,给她递递爆米花,或者就是在酒吧里约一支舞。”

 

“嗯……”

 

“有点老土?”

 

“是的,非常过时且老土。”

 

“你得教我。AI有这个功能吧?”

 

“当然,我无所不能。”Tony自信地说着:“很荣幸成为美国队长的一日僚机。”

 

“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?”

 

“太晚了。现在往前走,在看见的第一间酒吧前停下,走进去。”

 

Steve在这条街的尽头发现了一间小酒吧,他径直地推门步入。室内的灯光昏黄暧昧,酒吧里播放着颓靡慵懒的爵士乐,并不十分吵闹。他站在门口处,环顾一下后问道:“接下来?”

 

“去吧台点杯喝的。”

 

Steve照做了,几分钟后他坐在吧台椅上,面前摆着一杯浓郁馨香的苦艾酒,“我喝不醉。”

 

Tony略微嫌弃地说:“我知道。我叫你进来不是让你喝酒的。现在你可以开始观察猎物了。首先来说说,你喜欢什么类型的?”

 

“呃……我不清楚。”

 

“别坐着不动,拿着酒四处转转。”

 

“哦哦,好的。”Steve端起自己那杯酒,装作欣赏着酒吧中央的现场乐队演出,慢慢地踱着步子在场内逡巡。

 

“你喜欢棕发还是金发?”

 

“棕发吧。”

 

“卷发?直发?”

 

“卷发?”Steve试探着分析自己的喜好。

 

“胸大的还是屁股翘的?”

 

“这个,丰满点就行,不要太瘦。”他难为情地低下头。

 

“明白了。”Tony利落地总结:“总之就是Peggy那样的。”

 

Steve被烈性的苦艾酒呛了一口,“有吗?我没注意,随口一说。”

 

“有了,转过身,在你的十点钟方向,看见了吗?有两个辣妹。一个金发,一个棕发。去试试?虽然你偏好棕发,但我认为那个金发妞更热情些。”

 

Steve迈开步子向那一桌走过去,一边问Tony:“我该说些什么?”

 

“先打个招呼。”

 

Steve站立在女士们面前,露出一个迷人的浅笑,绅士地提问:“你们好,我是Steve Rogers,我可以坐下吗?”

 

“当然。谁能拒绝像你这样的男士呢?”金发女郎率先开口,抛来一个风情满满的媚眼,报了自己的名字:“Amanda。”说完她腾出位置,示意Steve坐在她们二人中间。

 

Steve坐下后,另一边的棕发女士说:“我知道你,这世界上还有第二个拥有这身完美肌肉的Steve Rogers吗?”她撩撩头发,介绍了自己:“Ellie。”

 

“看吧,没有人会在酒吧里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说出全名。”Tony在耳机里恨铁不成钢地低喃着。

 

Steve尴尬地抿了一口酒,轻咳两声。

 

“别傻愣着,说点什么。”Tony怂恿着。

 

“你们是单身吗?”Steve话音刚落,耳机里就传出Tony懊恼的呻吟声。身旁的两位女士被逗笑,一个只是挑着眉毛,默不作声地喝酒,另一个则是冲Steve眨眼,说了句“当然。”

 

“好了,你还是别说话了。听着,你要善用眼神。刚刚那个金发妞说自己是单身了对吧?你现在看着她的脸,再往下,在她胸部停留一秒,然后微笑——”

 

“我不认为这是礼貌的看人方式。”Steve蜷起手掌,轻笼在自己嘴上,用气音对着耳麦低语。他听见了耳机里吹气的声音,听起来像是对方在又气又恼地吹胡子。

 

“老古董先生,如果当一位身材惹火的女士坐在你对面,而你对着她慷慨袒露的事业线视而不见,那才是真正的冒犯。”

 

“好吧。”Steve妥协了,细声应着。他硬着头皮依照Tony传授的细节那样做,他蓝盈盈的眼睛带着暧昧的暖意凝视着女郎的脸,很快视线向下扫去,目光落在女人挺傲的双峰上,眼神左右徘徊两下,只做了一秒停留,又再次抬起眼,看回她的脸,露出浅淡轻松的笑容,他的睫毛随着眼睛的一垂一抬而轻轻扇动,长长的茸毛如同无声的撩拨。这一招相当奏效,金发女郎捏着酒杯挪动屁股,朝着Steve坐近,他们的肩膀相抵,手臂相错。

 

“她坐过来了对吧?你可以把手放她腰上了。”Tony耐心地指导着。

 

Steve有些僵硬地抬起手,覆在女人的腰后,他的动作很轻,仿佛准备随时抽离。“然后?”他下意识问了出来,忘记压低声音。女人疑惑地看他一眼,随即歪着头笑起来,她放下手里的酒杯,细长的手指轻点上Steve的衬衣纽扣,“你真可爱。”她抬头凑近,甜腻的香水味冲进Steve的鼻子里,“你是在紧张吗,Captain?”

 

“我——”Steve刚想解释,就感觉胸前一紧,女人揪住他的衬衣,一挪身坐到他的腿上,另一手抱住Steve的脑袋,低头堵上了他支支吾吾的嘴。

 

那是一个充斥着香水味和酒精味的吻,完全陌生的味道和湿热黏腻的触感,他猝不及防地承受了这过分热烈的邀请。女人毫不客气将舌头刺了进来,Steve无意识地皱起眉,这时候耳机里传来Tony的抱怨声:“嘿,老兄,发生什么了?我看不到了,一片漆黑啊,你把我掉地上了吗?”

 

Steve猛地回过神来,推开了黏在身上的女人,他第一时间去检查挂在自己胸口的终端,但那小家伙还好好地被卡在口袋布料上,他松了口气,抬手抹掉嘴上湿润的痕迹,略带慌乱地起身,闪烁着眼神冲女人道了歉,接着长腿快速交替着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吧。

 

“哦天哪,之前其实是那女人的胸把我的摄像头堵住了,对吗?”Tony过了一阵才没好气地问。

 

“嗯。”Steve靠在酒吧门口的石墙上轻应着。

 

“所以她刚刚贴上来吻你了?”Tony追问。

 

“是的。”Steve承认道,但声音里并没有多少雀跃,“这感觉很奇怪。”

 

“哪里奇怪了?她口臭?”

 

“不,不是。我说不上来。”Steve仰头望了眼天边翻滚的紫红霞云,又低头瞅着自己鞋面,“就……感觉不太好。其他男人也会这么觉得吗?”

 

“不知道。”Tony闷闷地回答。

 

“Tony?”察觉到AI的无精打采,Steve侧头问道:“你还好吗?”

 

“我也感觉不太好。”AI瓮声瓮气地说。

 

“嗯?”Steve立刻担心地问他:“你怎么了?”

 

“我就是——”AI的声音戛然而止,隔了一会儿他才说:“你有新简讯。”

 

Steve这才发现裤口袋里的手机正在震动,他掏了出来,查看了一条匿名信息。

 

“有任务了?”

 

“临时作战会议。”

 

“你去吧,正好我也想一个人待会儿。”

 

“好的,再见。”

 

 

 

当华盛顿被静谧星河笼罩住的时候,Steve骑着哈雷驶离大桥,穿过汩汩流淌的波多马克河,抵达了耸立在河中岛上的三曲翼大楼。

 

“Tony?”这是Steve自酒吧门口离开后,第三次呼叫他的AI了,但仍然毫无响应。

 

他沮丧地耷拉着双眉,把终端塞进他的制服口袋里,然后抬头挺胸走进电梯。电梯在途中停下,Steve闻到了清淡好闻的古龙水味,自从他注射血清后,能让他感到舒服的香味早已所剩无几。他忍不住将视线从地面上移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棕发男人,留着别致的小山羊胡,身着体面的西装。两人视线交错,皆是一愣。

 

虽然神盾局的电梯已是格外宽敞,但Steve还是站直身体,从正中央的地方往一侧让了让,给对方腾出位置。他的蓝眼波动一下,像是暗藏了不少复杂的情绪,却又极快地归于平静,他温和又生疏朝对面的男人颔首,沉声问好。

 

“Mr. Stark。”

 

TBC.


评论(15)
热度(218)
© Mistletoe | Powered by LOFTER